不知怎麼就過了的一年

今年我的blog很空白 總是耐不住性子把自己的心情記下來

超級有表達慾望的人卻選擇緘默 我不知道我是真的懶還是怎樣

這一篇年度回顧 拖了好久 一直都不知道該怎麼寫

可能整個就是不想面對自己上半年的快樂幸福突然急轉直下 下半年一直鬱鬱寡歡

或許 就是因為我上半年的那些快樂的幸福的點點滴滴沒有被我好好的記下來 沒有被我好好的appreciate

所以才會被懲罰 導致下半年這樣現世報吧 (笑)

 

那麼 這樣空白的一年 有什麼好回顧的呢?

想了幾天 發現沒被紀錄下來而漸漸淡忘的還真不少

其實上半年真的有很多很令人開心的事情 只是 下半年的那些負面情緒壓倒性地侵蝕著這些甜美的

讓我都忘了 2010年的上半年 我其實是那麼開心幸福

沒想到 我居然還是跟自己一向十分不齒的人一樣

一個小分手 就陷入那樣哀傷的情緒而忽略其他美好的事物

更可悲的 還讓自己一直耽溺於其中

我當然相信自己其實是有選擇的 我大可選擇不要讓自己被負面情緒征服

可是為什麼 there are some good days, but there are bad days, too.

總當我以為自己漸入佳境了 又會有一天 有一刻 把我帶回那個哀傷的我

 

昨天 當我又淚潸潸的時候 好好的想了一回2010年

那些好的開心的難過的不知所措的 走過一遍 我會放下的 我會放下的 那麼我就自由了

 

2010年的開端是在Capital Square上疾走的一刻 在吃完超級晚但是仍然頗為浪漫的法國菜之後

在掙扎著要不要去酒吧和大家一起喊Happy New Year 然後決定放棄這個想法之後

耐著寒風刺骨奔回車子之前 今年就開始了

我穿得很美 他很迷人

 

一月中 我考了MA考試 帶了裝了滿滿一皮箱的資料和書籍 兩天整整 瘋狂的寫了16小時的字

最後還是因為一些有點噁心有點討厭的事情 拖到三月才把一切都搞定

沒什麼好抱怨 畢竟考過了 就得感恩

手寫得很酸 但是誰不是呢?

不過很丟臉 翻譯怎麼會考得那麼爛

 

還記得 那天考完了MA 去了珩驊家吃大餐還和劉海呂翔打麻將打到回不了家 很開心

但是其實考完當下 打電話回家報喜的時候 才知道媽媽住院開刀

媽媽的子宮內有個小腫瘤 檢驗出來是癌症第一期 為了永絕後患 所以整套都摘除

家裡怕我影響考試 所以不跟我說 考完了我找不到媽了才告訴我

手術是成功沒有錯 只是後來媽媽好幾個月一直有睡眠問題 身體也虛了不少

我想 在國外已經幾年了 忘了爸爸媽媽的身體狀況卻不是一直停留在我離開時的狀態

爸爸說 在醫院請了看護 哥哥和爸爸還是輪流照顧媽媽

我記得我當時都傻了 只感覺自己的心好像快速下沉 快得自己都要受不了了

我沒想到"看護"這個辭有一天會用到爸爸媽媽身上 不是應該只有阿公阿媽才需要看護嗎?

身為子女的我們 不是應該好好照顧爸爸媽媽嗎? 怎麼會需要看護? 為什麼我還在這裡?

本來聽了這個消息 我根本就沒心情去珩驊家了 不過珩驊一再盛情邀約 讓我不好拒絕

不過 那天也的確玩得很盡興 還在珩驊家住了一晚上

記得以前看過某部電影 片中的女兒哀傷的面對爸爸的過世 但是卻馬上和狐群狗黨們跑到電玩店去玩樂

我當時十分不能理解那女兒的行為 覺得她根本就是不懂事 沒有感情

所以到後來 我也是這樣 我終於了解那種需要麻木的感覺

原來人有的時候 是需要一些膚淺的快樂來掩蓋心中的難過與震驚

 

2010 Spring的時候 有幸重執教鞭 教了放羊班

又因為學生/好朋友Jeff介紹 開始在Memorial Library的Periodical Room工作

上個學期完全沒有工作 覺得實在太對不起爸媽了 這學期有了兩份工作 超級認真在搶錢 還被笑說 賺錢賺到都忘了來這裡的目的是唸書

學期開始 真的很忙 因為又教課又打工 打工時數又長 自己又還要上課 (更別說我這門外漢上的是戲劇文學課)

總覺得自己好忙好忙 每天被時間追著跑

因為自己很菜 所以都做早班 早上八點的班 根本常常都沒吃早飯就飛奔到圖書館了 有時做到了下午 還不好意思去吃飯

導致我常常一天只吃一餐 或是下午兩點才吃了一天的第一餐 那時瘦了很多

還記得到處和人抱怨 胸部縮水了 看著自己的bra和胸部之間有著大峽谷 喊一聲還會有空谷回音

真是太不公平了 女生胖都胖屁股 瘦卻瘦胸部 只能嘆息逝去的胸部已不復在 真是追也追不回 :p

後來 才發現 自己每天累個半死 是有原因的 我不應該打工那麼長時間 我整個就工作大超時

當時貪心還想接一個grader的工作 跑去問了系上

幸好問了不然我可能下學期就不能回學校了 直接被勞工局或是移民局光榮遣返回台 永不得登陸美國

後半學期 我在圖書館一個星期只工作兩小時 因為之前超時太多 後面要攤平一下 瞬間又讓我覺得自己清閒了不少

唉 來美國了這麼久 還是很兩光

 

放羊班雖然沒人管 但是學生人數多了很多 再加上上課時間比較短 學生練習的機會相對少

一開始還是抓不到要怎麼教才好

一個人獨撐大局 成敗都是你自己 沒有別人可以怪

幸好學生整體而言悟性挺高 其實教起來還蠻輕鬆的 只有grading的時候很痛苦 不過學生也很體諒 :)

我仍然像101那樣 每個語法點都教 也幾乎每個語法點都考 大考小考他們一個也沒少過 他們能用那麼短的時間學一個語言 也算不容易啦

可能是因為自己一個人帶著一個班級 一個人要同時扮黑臉和白臉 再加上學期一開始很忙很累

對這個班總是有點小愧疚 好像沒有時間跟他們太親 而且又刻意的拉遠了我和他們的距離 或許這是必要的吧

 

3/27 哥哥結婚了 好巧不巧 正好是春假 所以我還可以飛回去參加

當時帶了一套禮服回去 但是需要修改 本以為媽媽一定知道可以去哪改 用媽媽的人脈 一天一定來得及修好

沒想到 登機前還跟媽媽通了電話 等下了飛機 才發現媽媽居然進了醫院 讓我整個人都要崩潰了

我不知道原來我那麼忽視我的媽媽 之前開刀 現在住院 為什麼我一個不注意 家裡就有這麼大的變化

沒有媽媽做後盾 我東奔西跑的終於找到了一家修改店 因為一天之內就要修好 需要的工我一看就知道很多

大概是我太desperate的眼神讓老闆娘招架不住 她居然四個小時就把禮服修改好 超級合身

這是婚禮前一天 唯一讓人開心的事情

那天 阿姨和排骨告訴我凱哥家的事情 怕我亂問 我聽了 怎麼也忍不住我的眼淚

去醫院看媽媽 看著媽媽接受插管 我都要爆炸了 醫院還說 可能需要再開一次刀

媽媽虛弱得全身無力 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 讓我不知道明天的婚禮到底誰可以參加

拿好禮服再回醫院時 媽媽的氣色終於比較好了 插管把一些胃腸的壓力給釋放出來 所以身體也不再那麼難過了

第二天 一大早 媽媽才打電話來說 她可以參加婚宴 說迎娶完了以後 找人去醫院接她

婚禮還是熱熱鬧鬧 新娘子很美 哥哥穿西裝當然帥 整個迎娶阿什麼牽新娘的 我全部都不知道 因為身為臭阿姑 我奉命要躲起來不能看

等什麼都弄好了以後 我才可以跑到哥哥的新家去湊熱鬧看新人

後來 到了婚宴會場 新郎還有爸爸忙東忙西忙招呼 女眷就在樓上化妝什麼的 媽媽看起來好很多 但要化了妝之後才更有血色

媽媽沒力氣下樓招呼客人 所以後來上完妝可以見人的我 就女代母職的下樓招呼媽媽的同事

婚宴一切都很順利 媽媽沒昏倒 也撐完了整個婚宴和繞場敬酒 真的覺得當媽媽好不容易 這樣的意志力不知道是哪來的

我相信雖然這次的婚禮有很多狀況 新娘整個忙翻了 還一直長疱疹 而老媽能撐過來就很不簡單了

幕後的亂糟糟沒關係 整個婚禮都很順利圓滿就好

我還記得 婚宴差不多要結束的時侯 哥哥牽著排骨的手 奔向轎車準備飆去市公所登記的身影

很幸福 很美

 

婚禮結束當天 媽媽就到台北醫院掛急診了 第二天的歸寧沒辦法參加

排骨準備了一段小影片感謝爸爸媽媽 很可惜媽媽沒辦法當場看到 媽媽也沒看到的 還有爸爸盈眶的淚眼

因為男方少了一個人 我還記得我在車上拼命僑人 一下賴阿玲一下傑克的

阿玲臉皮薄打死不給我們湊雙數 雖然沒來吃 但是她還是特地來看我一下 讓我很高興

雖然只那麼幾分鐘 但是好朋友就是會為了那幾分鐘而來 (抱)

很可惜這次回來本來計畫要109辣妹合體的 連餐館都選好了 那個像城堡一樣的西班牙餐廳

可是實在放不下媽媽 讓我只好跟姊妹們取消了

結果阿玲這樣衝來飯店就為了看我一面 怎麼不讓人感動

 

之後春假那幾天 我都一直中壢台北來回跑 幾乎天天都到醫院陪媽媽 回台灣就這幾天 總希望媽媽可以在我回美國前好起來

慧心知道我這次特地回台灣 從我下飛機那天就狂打手機 也想祝福哥哥和排骨 (話說因為林媽媽看錯時間 導致慧心以為她不能參加 可惜可惜)

我該死沒帶到台灣sim卡 她居然鍥而不捨 追到家裡來

一接電話就是那標準的披頭罵 好令人懷念呀 :D

幸好有慧心 跟她說了媽媽的情況 她馬上就可以診斷一下 提醒些該注意的 也順便安慰我 被慧心這樣的權威安慰 非常有說服力

沒想到 後來慧心居然在她比三分頭還短的假期內擠出一天飆來台北看我和媽媽 然後再像風一般的趕回花蓮 我都要哭了

我想媽媽看到慧心 應該很安心吧

我沒辦法想像 我是多麼的有福 讓兩個這麼好的朋友 跋山涉水的來看我 一天來回花蓮 我真的不敢想像

不愛吃肉的慧心還陪我吃shabu shabu 然後帶我去玩玩逛逛 不讓我這次回來都只在擔心忙錄

送慧心到車站的時候 我想著 朋友就是在你需要他的時候 義不容辭的出現 我以後也要這樣回報她

把她的身影送進火車站的人流中 希望儘早有天 我也可以乘著太魯閣號到花蓮去找她玩

 

春季的時候 我還去了Philly兩次 我記得第一次還是他大爺付的錢 可能他對遠距離很熟門熟路吧 知道都讓一個人付是不道德的 :p

第二次去是在參加完哥哥的婚禮 我記得當時我一心想著他如果做了什麼任何讓我稍微不稱心的事 我就立刻跟他分手

可是整趟旅程下來 不管我怎麼雞蛋裡挑骨頭 他好像知道我心裡在想什麼似的 對我非常非常的好 於是又成功地把我溶化了

我想我會永遠記得從電影院走回Penn的那段路 就算走了一個小時 就算有點冷 就算後來還下著小雨 我還是記得當時我心中莫名的甜蜜

 

不過這趟旅行的回程極為不順 他好不容易把我送上去機場的火車 我人到了機場 就發現很多飛機因為大雨被cancel

我苦等兩小時後 還是脫離不了飛機被cancel的命運 隔天的飛機整個都滿了 我根本補不上去 後天一大早才有空位

當下只想著完蛋了教課要開天窗了 到處找代課 好在倪大仙人及時救命

當時還desperate的遙控在Madison的天琳查Amtrak 才知道人家Amtrak要兩天才到得了芝加哥 我的天啊 原來人家美國是沒有高速鐵路這種東西的 寶貝

苦哈哈的打給他 還得讓他又跑到車站來接我 當時的雨真的很大 能見度只有0.5公尺吧 撐傘真的只是在做無謂的掙扎

我們實在被雨打得不行了 以我們那麼能走的腳力 我們都放棄叫了計程車 (連計程車都超級難叫的)

那樣多待了一晚 我知道他也要上課什麼的 我早上就拼命打電話給航空公司換機票 在死纏爛打之下 終於換成了當天晚上的飛機

於是 重複了前一天的routine 他又送我去坐火車 到了機場 一開始還好 大部分班機都正常起降 沒想到越到快登機時情況越不妙

當我又悲壯的被宣布我的班機要delay 而且不知道會delay到什麼時候 無語問蒼天啊我 我錯了嗎 我真的錯了嗎 我到底是哪裡錯了

為什麼其他航空公司都好好的沒事 就你Frontier這樣沒有reliability 原來早上的班機正常是因為能見度較佳 越晚能見度越差

但是為什麼別人的飛機都可以飛可以降 就算不行 他們也不會到了登機時間卻一句話也不吭 一直拖到了飛機應該飛的時候才說 喔 真抱歉 我們會delay 就這麼一句話

加上Frontier沒有什麼朋友 所以要轉航空公司根本是不可能 所以小航空公司便宜是便宜 但是遇到問題時真的超級沒保障的 真的千真萬確就是"喊破喉嚨也沒人會來救你"

當下除了等 還能怎麼樣 當然越等心越涼 因為我的connected flight從極可能接不上變成鐵定接不上

人家服務態度超差的空姐和空少在鬧失蹤之後 終於回來面對現實 超級無良地跟大家說 飛機不飛了

因為不知道是航空公司還是費城機場有個爛規定 說一班飛機delay超過三個小時就不能飛了

碼的 這是怎樣 我昨天晚上就是這樣被你們玩了一遍 你今天還這樣再玩我一次

那些讓人一點也沒感覺被服務到的空姐空少 一付你們要換班機就快換吧的樣子 真的讓人超級不快

總之 很多人跟我一樣都是昨天已經被困了一次 今天又被玩一回 大家的怒氣也沒比我少多少

大家蜂湧跑去排隊 後來發現 很多有經驗的人根本就是一邊排隊 一邊打客服專線 有的還一邊上網或找agent換機票 總之就多方進行

讓我大開眼界 也了解到 對阿 這時候有iphone就好了 要查什麼都很快 不用像我一直遙控別人幫我查東查西

就連換班機 也只有排隊等那些感覺辦事很不牢靠的服務人員辦

所以其實很多人排到一半就搞定了 就超級帥氣果斷的先走了

或是已經問清楚自己的權益後 一排到自己就霹靂啪塌的說出自己的訴求外加強硬的態度兩三下就僑定 好俐落

我只是個英文不流利的第三世界國際學生 也沒有iphone加持 只能乖乖排隊 順便偷聽別人的討論(和謾罵)

終於輪到我 該空少給我兩條路 要嘛等下一班飛機 (沒錯 我們這班就是被犧牲的 反正已經犧牲過一次了 沒差) 但是到了Milwaukee可能沒飛機可以飛回Madison

因為 只剩最後一班飛機飛回Madison 兩個班機只有15分鐘的間隔 趕不上趕得上他們說不準

要嘛就是換回原本預定的第二天早上的班機 也就是說 我這一天折騰著換班機是折騰心酸的 這麼處心積慮趕回去上課其實還是白搭

唉 "萬念俱灰"真的不足以形容當時的心情 怎麼Philly會突然那麼討厭我

我當時是任何一絲可能都不會放過的 要我死命的趕沒問題 我相信那最後一班Madison的飛機還是有那麼一點可能讓我趕上的 我想都不想馬上換成下一班飛機賭運氣

(插句題外話 我明明記得別的航空公司的空姐跟我說過 每班飛機都清清楚楚的知道他們的乘客等會要轉哪些班機 所以他們有的時候會通知那些接駁班機稍等一下 或者主動幫人換下一班可以轉的飛機 為什麼Frontier好像完全沒有這樣的東西呀!!! 好像趕不趕得上 全靠乘客自己的造化一樣)

繼續苦等

中間終於聯絡上他了 他也說真的不行 我多待一晚也可以 我知道他萬分無暇接待我 但是還是跟我說 不要覺得我不可以再多住他家一晚

我跟他說 應該沒問題 我就繼續等著吧 都等了那麼久了 再多等一兩小時也沒差

不過劇情當然沒有那麼直接

等著等著 我就悲愴的發現 我那班傳說中有一絲希望趕得上的connected flight已經離我遠去 即將拋下我而駛向那無垠的夜空 (因為下班飛機也delay)

我賊心不死的肖想 可能還有Badger bus 再不然可能第二天一大早有飛機回Madison 我說不定還可以趕得上戲劇課

當然 naturally 早上Milwaukee到Madison的班機都滿了 我只能排到下午

基於本人不放棄的機車個性 我又開始遙控佳倪幫我查Badger Bus的班次 沒想到人家末班車是八點

百般無奈 我又再度排了一次隊 被迫換回那第101班次自始至終都是我命中注定要搭上的那班第二天早上的班機

想想其實睡人家家裡也比睡機場好 之前睡機場的經驗不是很好 (請問 有誰睡在機場卻感覺很好阿?)

當時因為我有一回跑去排隊時 把我的小白大剌剌的留在座位上無人看管

有一對老夫妻特地跟我說 you shouldn't do that.  someone may take it.  but it's okay; we kept an eye for you.

我謝了他們 然後彼此分享了一下自己的悲情故事 後來他們說 如果你真那麼想今晚回Madison 我們可以載你到Badger bus總站

我再度謝了她們 說我已經查過了 八點後就沒車了 她們卻說總站應該有更晚的車 我於是又打給佳倪請她再查查

結果 真的有稍晚的 但是還是來不及呀 不過還是一直謝謝他們的好心

接著有趣的就來了

不知後來她們從哪打聽到有個持濃厚俄國口音的男生要從Milwaukee開車回Madison 跟我說我可以跟他一起carpool

基本上 本人的膽子其實一點都不大 但是當時一定是太絕望太悲憤太想回家 竟然就真的跑去問那個帥哥

所以接下來的意外旅程是 我又再度換回下班飛機 (至此 那個空少也被我搞瘋了 因為我換了n多次飛機 我想我也算是整到他了)

然後等同於放棄回Madison的那段飛機 我要坐上一個陌生男子的車回家 我一直跟他謝謝 他是一付酷酷的樣子說不用

憑著這個憨膽 以及相信人類本性的真善美 我就這樣把自己給賣了

我不敢跟他說我單獨和一個男生carpool回家 所以還是騙了他說是三個女生和一個男生 他要我到家後打給他

而至於知道真實情況的天琳就謹慎多了 要我上車後打電話跟她講車號 回家也報個平安

一路上 我們聊了不少 感覺真的不像壞人 我也就沒那麼緊張了 到了Madison我一直跟他說我得付他一點車錢 不然一杯咖啡也可以

他就一直說不用 他自己開回來也是一樣的 他說他相信這是一個機緣 也是人和人之間該有的信賴與互動

我知道我遇到了好人 我用我奇爛的英文跟他說 我不知道我該怎麼做才能謝他 他只說 把這個好意傳下去也幫助需要幫助的人

好久都沒聽到這個動人的話了

(回憶至此 我又覺得 我是不是沒有實現當時答應幫助他人的承諾 所以才會如此不順? 上天又是默默在懲罰我)

因為他 我成功的在凌晨2點到家 好好的大睡一場後 準時去上戲劇課 (瞧我為了好學 這麼百般折騰 學校也不會頒獎給我)

對不起天琳的是 我既沒跟她報車號 到了家也忘了跟她報平安就直接睡死 讓她一起床都要嚇死了 真是該死耶我

 

春季的期末 是難得的清閒

當時在reading room死撐一個晚上 終於交出了期末報告 記得當時看到Cynthia時 我真的覺得我的身體不是我的

好像不經我個人意志的在動 在跟人對話 

文學的footnote真的太可怕了! 居然可以搞一整個晚上

我真是太感謝語言學的citation不用這樣搞 不然真的一輩子都不會有寫完的一天

難得不是在回家前一晚上才交報告 讓我還有時間和天琳以及其他朋友喝咖啡聊是非

 

一回台灣 在網路上收到的震撼彈是慧心的消息

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我覺得 天啊 這世界到底還有什麼是真的

為什麼一直哭著嚷著說你都不愛我的人 才是做賊的喊抓賊

一直表現得沒有你我就活不下去的人 其實活得好得不得了

當然該當事人可能還是覺得內心痛苦 有種裡外不是人的掙扎 blah, blah, blah...so?

我不知道我要怎麼安慰我的朋友 發現自己原來那麼無力

想想之前慧心怎麼在我艱難的時刻在身旁支持我 我現在卻只能狗吠火車一樣於事無補的罵個兩三句 但是我知道這幫不了她

對她的心情感受一點幫助也沒有

好不容易 等到慧心回台北 終於看到她了 我了解她那種糾葛 那麼多年 不是像放書包那樣一放就可以放下來的

"無法捨得"和"覺得不值得"之間的距離 旁人無法衡量 更無從置喙

就算我們這些旁人覺得怎麼怎麼不值 怎麼怎麼爛

可是不是我們的感情打下的結 我們不能幫忙解 那我們這些旁人還能做什麼?

或許 最簡單的陪伴 才是她需要的吧

我們去唱了歌 還亂七八糟的亂走到台北車站 我還恬不知恥的用了人家的禮卷吃飯.... 真是不要臉 XD 哪裡在安慰人家了?

我記得 後來的暑假 其實一直很想去花蓮一趟

我知道她無法抽離那個環境 所以希望自己去了 可以讓她occupied一點 不一直現在那些負面情緒中

可惜 這次在台灣待的時間比較短 中間又還去了一趟中國 媽媽身體還在復原階段 其實很不希望我到處跑 我也能理解

最後我的花蓮之行 就嗝屁了 .....i know, i'm such a bad friend!

 

今年暑假 我回台灣第二天 爸爸也回台灣了 這次回來 是真的回來了

爸爸看媽媽今年身體那麼不好 工作上也覺得差不多了 所以想退休回台灣照顧媽媽

很高興我這次回來 終於不會像去年一樣 整個暑假只看到老爸三四天 可以一直跟爸爸玩跟爸爸鬧

爸爸很疼我 撒嬌超級有用的 有時候passive agressive也像free pass一樣 老爸一定會點頭 oh, i'm so evil!

很高興爸爸媽媽不用這樣兩地分離了 之前媽媽還可以一直往大陸跑 後來身體不好 也沒體力這樣奔波

兩個人退休後 其實可以做很多事情 可以一起在weekday去玩就很好! 其實台灣還是有很多地方我們還沒玩到

唉 又不由自主偷偷羨幕爸爸媽媽退休了 :p

 

6月初 老爸和我正像劉姥姥進大觀園一樣的跟舅舅舅媽去Costco 他打了通電話來 聽到我身邊很吵 說他晚點再打

我當時很高興 因為和爸爸像小孩子一樣 在Costco裡面東看看西看看 更因為他主動打給我

之後很期待他的電話 一直不敢離電話太遠

在舅媽家午飯後 舅媽知道我生日那天不能幫我慶生 前一週我又不在 所以擇期不如撞日 當天就僑出了一個蛋糕幫我慶祝

就在舅媽把蛋糕拿出來張羅餐具切蛋糕等等的時候 他打來了

他真的如約打來了 我開心的躲起來接電話

問候幾句之後 他跟我說了一句的話我聽不懂 但我聽得出他小心謹慎的口氣

他又說了一次 我可以明顯的感受到他一字一字小心斟酌的再說一次

可是我怎麼覺得我還是不懂 我每個字都懂 怎麼放在一起這個句子我就是聽不懂

我一直反覆的在心裡重複他說的那句話 不知道我重複了幾遍 我到底用了多少時間去process那句話

我終於大概抓到了他要說的意思 但我根本反應不過來 只能生硬的回覆okay

我說不出話來 因為我還在爆炸中 我的cpu還在處理這個資訊 我的毫無反應讓他又問了我一次 問我懂不懂他的意思

我懂了 他說 那你有什麼問題要問嗎

我不知道為什麼這個我最能問為什麼的時刻 我卻完全沒這麼問

我只單單問他 那你要去哪 什麼時候決定的 喔 聽起來不錯 那你好好玩

依稀想起 聽他說他計畫的旅行的時候 我其實有一絲relief 不用作抉擇的relief

但同時也想起好多想和他一起做 但是顯然都沒有機會的事情

我當下只想趕快結束這個電話 可能怕自己控制不住吧 旁邊還有一客廳的人等著我去吃蛋糕

我只記得我說完keep in touch 他也同樣這樣說(當時人家可能只是客套)之後 我們就草草結束這通電話了

回到客廳 我忍住剛剛的震驚還有可能奪眶的眼淚 我謝謝舅媽舅舅 謝謝我的家人 開心地吃著蛋糕和大家聊天

 

今年夏天 又跑去中國找天琳了

媽媽第一個反應是 天津有那麼好玩嗎? 你還玩不夠啊?

幸好後來有個稍微合理的理由 就是去上海世博

其實 我和天琳對人多的地方都沒什麼興趣 對上海世博也是

但是由於我們堅貞的友誼 我們也同時覺得跟對方一起去 好像會讓這個stupid idea沒有那麼stupid

所以 我們就在7月這樣的大熱天 跑去上海看世博

由於本人是那種不來則已 一來就亂來的人

我開始參考大家之前是怎麼去看台灣館的 外加好評不斷 連難取悅的日本人都說讚

看大家都是凌晨五點六點比早的 我其實也不知道自己有沒有體力或精神這樣跟大家拼

本以為在上海的三天應該都會混在世博園裡 可是天琳這個地熟人熟萬事通 早就盤算好了 幫我省了很多精力和銀兩

我們借住在天琳的好拜把張琳家 更只花一天逛世博

其他上海一些大景點 該看的 我"嘛"都看到了 ("嘛"是天津話 指"什麼"的意思)

去逛了正大廣場 徐家匯 新天地 還有另一個我們吃日本料理吃到飽的商場 還去看了外灘的夜景

第一次去Hooters 居然是在上海XD 可惜整體員工身材都不如我想像 還因為我們也是女的 根本就不大理會我們 太性別歧視了!

兩人還為了等一個朋友下班 而在Starbucks睡了一會

天琳以前的學生Chris 剛好在世博澳洲館工作 我們就濫用了別人的職權 一天之內把很多館玩遍了 不過也有很多館不給我們特權就是了 :p

我們也是五點多就起來 飆計程車去世博 但是因為Chris跟我們約的館在歐洲區 我就沒去衝台灣館的預約票了

雖然有點小可惜 但是無所謂啦 聽說很多人也都放棄了歐洲這一帶 因為人真的太多了 所以有失有得囉

但是那些熱門的館 要是沒有Chris 我們兩個根本是不會想去的

不過Chris熟的都是歐洲方面的館 所以我們去了丹麥 德國 英國 挪威 冰島 還有澳大利亞

中午吃丹麥館的便當 超好吃 很環保 所有東西都可以回收 餐盒是紙做的 非常有設計感

連刀叉湯匙也是木頭製的 就像以前吃小美冰淇淋那樣扁扁小小的木片 只是更加精緻 摸起來也很滑順

我用完後還想帶回家秀給阿哥哥看 實在是太環保精美了 設計得又好 整個讓人感受到他們的用心

後來又被帶去一個我要查字典還有wiki才知道是什麼國家的館吃點心 那個館是波黑館 Bosnia and Herzegovina

我們兩個是吃不下 他大爺吃得挺高興 我只撕了點餅皮試試 真的很不錯 手工做的就是不一樣

後來人家去上班後 天琳去一場飯局 我就自己多逛了一些地方 走到閉館 我的腳正式報銷 不過一天19個館 夠本了

天琳一直要我背張琳家的地址給她聽是對的 因為我後來 本人真的還是忘了到底是哪一棟 很丟人

值得一提的是 有天晚上 我們去Chris住的世博員工宿舍 我們整個呆了 整體設備很不錯

房間的view超好 從陽台看出去就看得到中國館還有一大片的園區 他還自豪的說 他也不知道為什麼他的view比他老闆的好 :D

 

到了天津還是一樣吃吃喝喝 不同的是 今年好像還喝了不少次酒 我整個就被天琳姊姊帶壞

搞得我好像party girl一樣 天天有飯局 天天都續ㄊㄨㄚ

和天琳的媽媽在天津的鼎泰豐吃飯 另外還認識了Anthony倆夫妻 也看到了幾個可愛的學生

我記得中間很好笑的就是我們幾個人在酒吧喝酒 但是我和珩驊一心想買學校的football season ticket

就這樣撇下其他人 就幾分鐘的路還坐計程車回學校上網搶票 XD 買完了才又回去和大家會合 很搞笑

今年在天津 我還收到了一個很珍貴的禮物 我很喜歡這玉鐲的色澤

因為其實比較小 我費了很大的力氣才套上去 我笑說 套上去就拿不下來了 你不送我都不行 (是真的拿不下來)

我想 如果戴上戒指就是被套牢一輩子的話 那我寧可被這友情套住一輩子 永遠不解套

感情這種東西太難了 友情可靠一輩子卻毫無疑問 :)

 

今年我還早早就回Madison 7/30就離開台灣 這次真的是萬分的不捨

可能是因為現在大家都回台灣了 爸爸哥哥大嫂還有很多好朋友 大家都在台灣全員到齊

我卻要隻身回美國 跟大家說再見 大家都念著要我早點回台灣 我怎麼會不想

以前還有個人會讓我在台灣和美國間小作掙扎 現在沒什麼好牽絆的 義無反顧一心向台灣

無奈還是要面對現實

之前回美國離開學比較近 不回去不行 這次七早八早的 真讓人老大不情願

不過今年姊姊和"外甥"到Madison上語言學校 所以到美國 其實還是有家人啦

Louis在我人不在美國的時候 把他們照顧得很好 就像這是他的家人一樣 讓我很感動

朋友對自己好還不止 他們居然愛屋及烏 也對我的家人好

Louis兩夫妻 對我們好到姊姊一直不知道要怎麼謝他們 什麼好吃的好玩的一定也帶上我們

我想姊姊他們應該在Madison認識了很多新的朋友 也玩得很盡興 但是可都不是我的功勞

可惜這寒假Louis他們回台之行來去匆匆 連讓姊姊接待的機會都沒有 希望下次還有機會

 

八月的時候 和志鳴亮熊天怡road trip去了一趟加拿大

好久沒有road trip了 自從King of the Road Trip阿哥哥回台為家為國為鄉土開始賺錢賣命以後 就沒人會帶我到處去玩了

這是加拿大之旅 其實也是考慮了很久 因為去蠻多天的 感覺花費也不少

可能之前跟哥哥去 知道他一定都會選最便宜的 所以反而對價錢很沒概念 都忘了當年那幾次跟哥哥去玩是到底花了多少

後來還是疼女兒的爸爸 說可以多去玩玩 女兒就真的不知道在花誰的錢地跑去玩了

從Madison到Ann Arbor到Detroit到Toronto到Montreal到Quebec City到Niagara Fall到Niagara on the Lake到回Madison

每一站都有驚喜和爆點 雖然和阿哥哥的玩法有點不同 但是每個城市多花點時間玩也很不賴

又去了Ann Arbor的那家台灣料理Asian Legend 還是偷偷喜歡Michgan的校園 別的不說 整個就是個霸氣

去了Greenfield看仿古小樂園 很有趣很古錐 不知怎地就花太多時間在那

去Detroit看GM大樓還有小車展 在那吃漢堡王 配著河景以及對岸的加拿大

Toronto是個像小紐約的城市 在那有個很大的farmer's market 我們逛得很high 街景也很美 在路上隨便亂走就有很多小驚喜

另外這個城市很多大樓酷愛用玻璃帷幕 很多樓整棟都是玻璃的 剛好那幾天天氣很好 天很藍 上下兩相呼應襯托 很美

Montreal是個可愛的城市 說著兩種語言 多了一點包容 舊城新城都一樣吸引人

我們在McGill校園閑晃 也在那迷路detour了好一陣子才到某山頂看到夜景

舊城區裡的歐洲風情令人很難不愛上這裡 當然大部分的人都和我們一樣是遊客 可是大家都多了一份悠閒自在

花了很多時間在逛舊城 晚上的夜景也很不錯 我們還租了腳踏車沿著河岸騎車吹風 還巧遇朱銘的一些太極的雕刻

舊城的美麗以飆腳踏車回飯店救亮熊來畫上句點 有點囧 騎得很累 不過就是瘋狂才好玩嘛

Quebec City是外加的目的地 是哥哥和大嫂介紹的 我們只去舊城區

一大早就出發 很對不起司機志鳴因為全車睡著 當時還大霧 他一定很孤單

一進入Quebec City舊城 立即可感受到很多鮮豔五彩的顏色衝撞你的視覺

如果說Montreal old town像歐洲古城 是個一派悠閒自然而低調的旅遊點

那Quebec City old town就是個高調 色彩斑斕 非把你融入他像童話世界般的氛圍中 像Disney魁北克分館一樣

我們都開玩笑 不知道Disney是不是到過這裡的舊城找靈感 當地的導遊也說Disney will be very proud of here.

魁北克古城雖然已經極致的旅遊商業化 但是他並沒有被當地人所遺棄 也沒有被外來者粗魯的佔領

導遊仍能一一說出 哪家店的crepe最好吃 哪家的兒子接了老爸的店之後做了什麼改變 等等

我們也在這吃了這趟旅途中最豐盛的一餐 我們去Aux Anciens Canadiens Restaurant

吃了據說非常據當地特色的meat pie 裡面有很多種平時吃不到的肉混在一起 重點是高貴不貴 又可以吃得很飽

據導遊說 這家餐廳本來是一個木匠的房子 難怪那麼小巧可愛 格局一點也不像餐廳

這些都讓人覺得 沒錯 這裡是太商業化 但是人文的精神也還在 他們並沒有把歷史丟掉 只是把一切變得更夢幻美好了

這兒也不只就夢幻樂園般的街道 還有古碉堡以及很多遺跡 要慢慢細細的逛 一天一定不夠

也有大大小小的教堂 有些教堂裡還有人偽裝成設計者 告訴你他們當初用什麼想法來設計該教堂 很有意思

這裡更有一大片草坪面著河 讓人想什麼都不做就待在那晒太陽滾草地

玩了這兩座舊城 就像參加加拿大歷史課的field trip一樣 多少長了一點小知識

看到這些城市能夠宜古宜今 古老的和現代的和諧並存 既傳統又新潮 要我多來幾次我也是甘願掏錢的 :)

(所以也買了n多張明信片 XD )

 

從加拿大回來 就開始忙著搬家

一個人在2020住了四年 其實越到搬家的時候越捨不得 畢竟這裡真的像我的第二個家一樣

公寓不大 房客不多 個人的空間很大 洗衣省錢 經理人爆好 離學校又近

但是真的已經過了那個奢侈成性而面不改色的年紀 也該認真省省錢 別一直吃父母

和Yvonne合租了Sovereign的two bedrooms 感覺經理人也不錯 可是還是不太習慣住在大公寓裡

我的動作很慢 公寓裡是累積了四年的東西 每收一樣東西都有不一樣的回憶 每丟一樣東西也有很多不捨

大家都覺得 我不可能把我那一個公寓的東西塞進一個bedroom 因為我的東西真的太多了

幸好表姊和彥文在 幫了我很多 姊姊應該也很受不了我的慢動作吧

到搬家那天 感謝眾親友的幫忙 還有Louis拼命僑人 最後總共來了六台車加我租的Uhaul 一共七台車

我還笑說比哥哥結婚迎娶新娘的車隊還多

不過我要嚴正申明 真正放東西的只有三台車 而且要是全都塞進Uhaul裡也是還有剩很多空位的

我只是把一些易碎貴重和要馬上進冰箱的東西 放到朋友的轎車裡比較安心

結果有了眾家壯漢的幫忙 搬家意外的迅速 還讓大家有時間回家梳洗一下才去吃晚餐

速度快到令人不敢相信 我才沒多注意一下 就全部搬玩了

力氣超大的政憲學長更是一個人當兩個人用 還可以一次搬兩個箱子

太太太感動了

那麼多人來幫忙 靠的還Louis的人脈 唉呀呀 這些人情債呀 我要怎麼還 

 

其實要跟自己住了四年的家說再見 真的比我想像中難得多

現在每回經過 還是會多看兩眼 新家沒什麼不好 後面就是公園 在客廳透過窗就可以看到綠地 感覺很棒

我和Yvonne各有自己的盥洗區域 只需要共用tub

而且多了客廳餐廳 所以現在真的比較有家的感覺

Yvonne也對我很好 不但把我照顧得很好 餵得很飽 還教我煮飯 等等 給我很多支持

只是偶爾 還是會懷念以前的那個studio 從家徒四壁到被我塞滿了東西 感覺還像宿舍一樣 有點克難 燈總是不是太亮

煮飯還得把衣櫃的簾子拉起來擋油煙味 從沒有一張真的像樣的書桌 更有著兩台只是裝飾品連插頭都沒插的電視

傢俱都是路上撿的 餐具都是人家給的 還有房間附的沙發床 接待過爸爸媽媽 哥哥排骨 Vincent 阿玲和賴寶貝 還有姊姊彥文

慧心也在我的小公寓裡煮了好多道菜 睡了好幾晚 真的有很多回憶 當然回憶裡也有他

還記得我回去打掃 把鑰匙還給Bob 關門時 轉身回頭看了最後一眼

空蕩蕩的房間就像Chandler和Monica離開他們的公寓一樣

既熟悉又陌生

關上了門 很多情緒很多回憶也隨著門一起關上了嗎?

 

新學期 新家 新的教學內容 新的學生 新的生活方式和習慣

家裡多了電視 讓我又變成了電視兒童

晚餐有時我和Yvonne一起煮 但後來幾乎都是她煮我洗碗

這學期不知道身體在虛什麼 病了好幾回 有一次還整個人倒在床上爬不起來

我自己都嚇到自己 幸好同事們都可以幫我cover教課 不然真的蠻慘的

今年教二年級中文 和吳老師一起合作 從吳老師身上學到不少東西 覺得吳老師教學真的沒話說

沒教過二年級 但是因為跟著吳老師走 和其他TA也大多合作愉快 所以還算沒什麼大事

就算組裡有囧人 但是有兩個不囧的跟我一起奮鬥 我就已經很感恩了

學生還是一樣很可愛

還有孩子每次見到我都會跟我聊聊天 很可愛 還會把女朋友帶來介紹給老師們認識

有些學生上課總是很認真 也不特別活潑 但是程度極好 自我要求也很高 我都很驚訝 外國人可以把聲調發得那麼好

還有些就是活潑的 上課總是愛搞笑 愛扯開話題 東問西問 搞得我又氣又好笑 常常來不及上課

還會使用無辜招數 一再宣揚這會讓他對中文的興趣更加更加的濃厚... 怎麼我就沒有他們的臉皮那麼厚阿

也由於學生已經是二年級了 其實更可以表達他們想表達的東西

可惜他們的老師我很低級 還是常常拿一些喝酒啊男女朋友等等的低級的話題來引導他們 真是不應該

幸好學生還是挺捧場的就是了

能學到二年級的小孩 motivation又更高了一點

基本上在乎的 你一點他就通 什麼都很自動自發 不懂的也知道要來問 不在乎的 你也能讓他感到無比的罪惡感

其實很希望下學期還能繼續教他們 畢竟好不容易培養出來的感覺 很喜歡跟他一起玩一起上課的感覺

可惜看樣子 真的是very unlikely

相信他們沒有我也可以學得很好 下次用中文來嘲笑我的爛英文

 

這學期 還和Yvonne看了很多場球

買了season ticket果然明智 不但錢也賺了 球也看了 一舉好多得

和朋友去球場看了幾場 在電視機前 只要沒其他事 一定也會看轉播

今年學校的football打得很好 只輸了一場 雖然大家都不了為什麼會輸給MSU

最後還是本季的Big Ten Champion (跟OSU還有MSU一起share title)

能夠去Rose Bowl的消息更是一直在Madison在Wisconsin不斷複習強調 好像全世界沒有比這更重要的事情

這是2000年以來 第一次打進Rose Bowl 讓我這越來越激進瘋狂的足球迷也好想去阿!!

可惜票是搶到了 機票卻太貴 最後只好送給LA的姑姑 讓表哥表姊去看

後來聽說很多學生要開車去西岸 真的是要氣結身亡了我 怎麼不早點約我!!! 我坐車頂坐後車廂我也跟你們去

越接近新年 看到新聞一直不斷播放Pasadena的種種 大家怎麼大舉紅色入侵那個地方 球員在那做了什麼

聽得我都好羨幕呀

雖然一直說這是once in a lifetime 扼腕的要死

也只能安慰自己 看電視球比較大顆 還可以聽commentary 也不錯啦 

 

感恩節的時候 我和他見了一面

事前事後就完全就如同王鐵口以及許直斷所說的一模一樣--來回不停的想

還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這樣 還睡不好了好幾天 記得那幾個星期 還罹患了一到週末就睡不好的病症

我們的會面時間不長 可是已經足夠讓我感受到他的態度 他對我還是有愧疚的

大部分的時間 他跟我說話的時候 都不看著我的眼睛 我就算不是專業的心理諮商師 我也懂那是什麼

不過我很高興我們真的能像朋友一樣 喝著咖啡聊天 真的就宛如陳奕迅的那首好久不見

有那麼一刻我知道我鼻酸了0.37秒 忘了是為了什麼 但是我演藝圈不是白進的 當然忍住了

至於他有沒有看到我為了憋住而扭曲抽動的臉 俺就不知道了

他說 他們家要搬走了 爸爸也要退休了 連妹妹也會一起搬去Boulder

哇 他們也是全家大集合了耶

我們相約這回寒假還要見面 而那次見面 應該就是這輩子 最後一次看到對方了吧

原來這一天 來得那麼快 原來緣分真的那麼短淺

 

聖誕節過得很充實 去了三個party 我和Yvonne趕場趕得很辛苦 :p

先是去天怡家的火鍋和potluck 有兩大鍋還有其他菜色 吃得很忙 聊天也聊得很忙

終於把Yvonne正式推向台灣人圈子 我真是太壞了 不過看到仲恩賢伉儷還頗高興

然後去Amanda家喝好喝的牛尾湯 很簡單 甘甜 還有銷魂的pineapple tart和cheese tart

之後還看Karla還有Amanda的哥哥瘋狂照相 嗯 這兩人真的很有趣!

後來旋即去怡孜家吃聖誕節的最後一ㄊㄨㄚ 本以為遲到了 沒想到還來得及幫一點小忙

怡孜讓我和Yvonne包水煎包 首先我很驚訝他竟然敢assign我那麼高級的任務

再來 我看怡孜兩三秒就包好了一個 感覺好像很簡單 暗暗以為應該沒有問題

沒想到 沒包一兩個 我就覺得我的信心要潰堤了 包得我完全喪失了自信 整個被打敗

由於料就是那麼多 就是擺在你眼前 還有Yvonne仍然賣力的包 我就只好用我所剩無多的自尊心把東西包完

邊包還邊嚷嚷

我看我包完都要去看心理醫生了

怡孜這個party真的玩得很大 人來了好多 菜也很多 幾乎都是她自己準備的 我覺得她真的好強

她開咖啡店怎麼會有人不捧場!!

我們吃了煎鉸 水煎包 菜頭粿 肉圓 鹽酥雞 滷豆干和滷海帶 酸辣湯 還有超級濃郁的Godiva重巧克力蛋糕

還有眾多酒品 其中一種是由亮熊調製出來 顏色非常像漱口水 味道非常不像Mojito的Mojito

餐後 我們不但拱了女主人換上漂亮的洋裝 亮熊彈吉他自彈自唱 後來連伴舞群都出來了

我們因為Yvonne不舒服先離開 聽說後來所以還在場的人都不正常了 大家都玩得很high

唉 這樣一個聖誕節 和那麼多朋友吃喝玩樂 怎麼不幸福?

 

今年還有兩對朋友結婚

暑假回去 參加了仲恩和雅婷的婚禮 其實跟他們並不特別相熟 但是有些朋友就有種一見如故的感覺

第一次認識他們就很喜歡他們 所以厚顏無恥的跑去參加人家的婚禮

可能連媽媽都嗅出了一點什麼 居然還問我 你跟他們很要好嗎?

ㄟˊ 要好的定義很難說唷 我就覺得很要好啊

那是一場很盛大的婚禮 他們兩夫妻很用心 還弄得像演唱會一樣 新郎新娘每次都從不同的地方出現在會場中 處處是驚喜

最感人的就是新郎對新娘還有家人說的那些話 以及他們兩人製作的powerpoint 每每都在挑戰我的淚腺忍耐度

powerpoint不但跟大家說他們倆相識相處的過程 最後還附上新郎新娘寫給彼此的話 平實而真誠 讓我怎麼不飆淚

那些話語 我至今仍然印象深刻 

覺得這樣簡單而執著的感情真的好不容易呀 更別說他們長期的兩地相思

現在終於在一起生活求學了 真讓人為他們高興

婚禮的一切 在在都能感受到新人的用心 他們竟然能在短短的時間內生出那麼多的東西真不知道他們怎麼辦到的

這樣一個賓主盡歡的婚宴 過後還有一個據說很讚的after party 你說他們是哪來的體力呀

可惜本人之前已經因為同學會而回不了家一次 俺老母出門前再三提醒俺 說什麼當晚都得趕回中壢 只好錯過這個party

聽雅婷說 後來大家也跨越了文化和語言的隔閡 整個玩得很high 還是不得不對新郎和新娘的用心與體力致敬

 

另一場婚禮 來得很意外

怡孜和王為在11月初結為連理

大家收到邀請時 反應都是一陣狐疑 驚訝 然後打電話給兩個新人罵一罵 順便恭喜一下

婚禮極小 簡單溫馨而隆重 我不得不佩服新娘的勇氣

在異鄉 沒有父母的陪伴 就這樣把自己的終身托付給一個人 (雖然我們這些酒肉朋友知道他是好人)

我不敢想像一個沒有父母的婚禮 怡孜真的很勇敢

我們都一直笑說 王為就這樣把我們那麼好的怡孜 那麼好的五星級主廚就給騙走了 真是太便宜他了

我也愛挑剔王為 說他做人很不真誠 外加到處得罪人

怡孜怎麼就這樣乖乖給他騙 真的不後悔嗎?

但是嘴炮歸嘴炮

在那場婚禮上 我看到兩個單純的真心 被滿滿的祝福所圍繞 喜悅帶著感動 承諾永遠成為對方的支柱

能夠在場給予他們祝福 分享他們的喜悅 我相信每個人也都覺得同樣的幸福

好啦 以後我會少唸王為兩句

 

其實細想 今年真的發生很多事情

我不知道我為什麼就讓這些事情這樣放水流

導致我這篇年終報告 寫了好幾天都還寫不完

阿婆的裹腳布都還沒那麼臭沒那麼長

結果 

寫完的時候

我們已經和Amanda, Alex, Yvonne, Ookau, Karla, Cindy, Sharon和亮熊在Plan B跨完了年

已經知道我們以兩分飲恨Rose Bowl Game 多麼心碎的事實

已經開始新的2011

我也已經準備明天跟他見最後一次面

新的一年已經開始了

我要快快整理好自己 讓不好的情緒遠離我

痛痛飛走 哭哭飛走

我很幸福 我已經很幸福了 我的幸福一直都不是靠一個人給的

我有愛我的家人朋友 我也愛自己 這樣怎麼會不幸福呢

加油 加油 我放下了 我自由了

我會更快樂 我會更幸福

幸福唾手可得 只要我自己記得去探尋

加油 加油 今年的我 會更好!

全站熱搜

nicole396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